何處尋畫舫

發布時間:2013-11-27
    明清之際,由于時代的限制,無數學子將自己無處安放的青春和精力投入到了槳聲燈影的竊竊私語里……在《文人與畫舫》一文作者李匯群的筆下,幾百年間的繁華與凄涼躍然紙上。文章我們拿到很久了,但是稿子遲遲沒有進入排版流程,為什么呢?因為我們找不到畫舫
    2008年在北京舉辦奧運會時,曾經有人復原了畫舫,他們根據乾隆沿京杭大運河下江南所乘的龍船的史料,制作了一艘華麗巨大的“安福艫”仿古船。我們聯系到設計單位,拿到了它的照片,仔細端詳后卻覺得遺憾,也許因為它是皇帝御用船吧,在北京通州運河的烈日下,它顯得霸氣有余,韻味不足。
今年也有人在做一樣的事情,在浙江杭州的西湖、江蘇南京的秦淮河,都有旅游公司用復原的“畫舫”和從藝術高校招募來的“琴師”招攬游客。我們查找了很多資料發現,這些“畫舫”和“琴師”都有點假,讓人覺得別扭,又說不出別扭在哪里。
    古人為什么會迷戀畫舫呢?李匯群說,畫舫最迷人的,就是人在畫舫之上,能看到兩岸風景的流動,品一口茶、聽一段歌,不經意間將目光投向窗外,風
景已然兩樣。這個道理有些不好理解,比如我們只要打開電視機,屏幕里的風景每一秒都在變化,這有什么好稀奇的呢?
    也許在水上提出的疑問,還需要到水上尋找答案。一個悶熱的下午,我們來到北京什剎海,租了一條木制游船,想體驗一把文人冶游的感覺。船頭懸著一對紅燈籠,船艙里擺著一張長條木桌,可以閑談,也可以品茗、飲酒。透過兩側的雕窗,便可望見窗外風景。踏進艙里,還真有那么一點古色古香的味道。
    天色一暗下來,船上的燈籠就點亮了,讓人有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可惜這時岸邊酒吧的歌手們也開工了,一首震耳欲聾的《愛情買賣》響徹半個湖面,問或還有游泳愛好者在我們的前后劈波斬浪,看著叫人提心吊膽。搖到銀錠橋時我們遇到“堵船”,因為這里是什剎海到后海的水路咽喉,進出的游船全都擠在橋下,動彈不得。被困在這樣一種熱鬧里的我們,離古代文人意境差了有十萬八千里。
    直到一輛電動小艇閃著警燈叱咤而至,幾經疏導,情況才有所好轉。真是擁擠的時代,連公園里的水面上都需要交警。
    天色整個暗下來,我們開始返航。船忽然劃到一片游船稀少的水面,岸邊的喧鬧和燈火也離得遠了,水上有了涼風,船夫不疾不徐地搖著櫓。水聲里,只見景色在船舫的窗格間流動:那是湖心的小島吧,那是對岸的荷塘,再過去一點,窗外風景又緩緩變為濃密的垂柳。悶熱似乎漸漸消去,夜的寂靜在悄悄襲來。我站在船頭,好像整個世界在向我靠近。我想,300多年前,從如皋到南京、從蘇州又到太湖.四處追尋董小宛的文人冒襄,也曾經在一樣的天色里,和著一樣的水聲,看到過一樣的景致吧。我忽然有一點明白人在畫舫與人在陸地的不同觀感了。
    可惜這美麗太短暫——船靠碼頭時,我們與一艘塑料船撞在一起,一串“俗務”立刻就把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
    我不再執著于尋找畫舫了,我想,古人畫舫筆記里的那種安靜和緩慢,現在的我是尋找不到了。